2022年广州美博会
2022年上海大虹桥美博会CIBE
2022北京国际美博会

CIBE中国广州国际美博会

广州琶洲国际会展中心

130-5915-0296

网站首页 > 展会新闻 > 行业新闻 >

危机来袭,新型美妆集合店怎么办?

发布时间:2022-06-20 09:31:13   文章来源:
相比传统零售商,从2019年开始,新型美妆集合店算是顺风顺水,一方面深受年轻一代喜爱,另一方面资本也纷纷慷慨解囊;可以说,在整个实体经济陷入停滞的时候,新型美妆集合店就像一股清流,带给市场新的希望。
 
就算在新冠疫情下的2021年,据不完全统计,名创优品旗下的WOW COLOUR,还有HAYDON黑洞、B+油罐、OHLY WRITDE 等店,仍然获得近十亿元人民币的融资。
 
当指针转向2022年,不得不说就连新型美妆集合店也守得很艰难。
 
关店来袭
 
据6月16日《北京商报》报导,头部品牌调色师在北京就剩一家店了,这棵“独苗”位于新奥天虹,也是调色师在北京唯一的一家直营店。
 
KK集团旗下的调色师是2020年1月进入北京市场的,目前位于东方新天地、悠唐购物中心、新中关购物中心等地的店已经关闭。值得一提的是,关闭的都是加盟店,关店原因不外乎是:客源不足、租金昂贵、成本超标等。
 
而硕果仅存的这家店,是真得因为生意好呢,还是作为直营店自身“没有权利”关店、要顾全大局,这就不得而知了。
 
HAYDON黑洞创始人曾公开宣布:2021年开店超20家,2023年开100家,目前来看,别说100家,就连20家也很难。不仅如此,今年四月关闭了哈尔滨、杭州、上海一共四家店。(360化妆品网:HAYDON黑洞多家门店关闭,美妆集合店也难破困境)
 
名创优品旗下的WOW COLOUR也从最多时候的300多家店,收缩到了目前的200多家店。
 
而HARMAY话梅,在今年三月因为产品标签不合规,被上海市场监管局罚没88.7万元(360化妆品网:话梅被罚没88.7万,冤吗?)
 
新型美妆集合店的商业模式是比较依赖资本的,不过随着市场变冷,资本也对曾经的“宠儿”渐渐失去了耐心。
 
即便如此,新型美妆集合店还是有其独特的吸引力。
 
你还是很美
 
首先是“去导购化”,对于Z 时代患有“社恐”的年轻人,让他们觉得很爽的是:没有人尾随、没有人喋喋不休地推销;他们在这里闲逛的时候完全没有负担。
 
顾客更愿意进店,也更愿意在店里逗留;其实逗留时间久了,顾客就更有可能做出购买决策。
 
其次是,店铺的装潢美轮美奂、个性十足,这里成了年轻时尚人群的打卡圣地。而且不同的店有不同的场景定位,比如黑洞体现其科技感、话梅更注重色彩。店里的产品摆放,有的地方是“去专柜化”的,给到顾客更多开放、自由的空间,令其获得沉浸式的购物体验,迎合当下年轻人爱玩、玩妆、试妆的心态。
 
另外,选品也很有特色,除了国际大牌,还有很多国外小众品牌、国潮新品,店家还会和一些商家共同推出产品。其新品更换速度非常快,总是给顾客“新鲜”、时尚的感觉。
 
新型美妆集合店的“小样”也是其一大特点,店里总是充斥着各种包装、不同品类的小样。
 
再出发
 
现在的新型美妆集合店要善于适应,错综复杂的市场变局,不断调整自己。
 
比如,美妆集合店也不是一定都要开大店,也可以考虑去三四线城市开中、小店。
 
还有老生常谈的,实体店要做到线上线下相结合。
 
新型美妆集合店作为打卡圣地原本就具备天然的社交属性,可以把社群传播做起来;比如传统零售商屈臣氏,就充分利用其具有社交属性的“废话文学”,不断在消费者那里刷存在感。 
 
还有,随着化妆品新规的正式实施,国家对化妆品的监管越来越严格,美妆集合店也要提升这方面的意识,做到守法经营。
 
新型美妆集合店更容易促成顾客的情绪化购买,在保证产品品质的前提下,注重时尚、有品位、高性价比的新型美妆集合店,仍然有巨大的市场潜力。 
 
作为链接消费者和制造商的零售商,随着消费者、制造商的改变,随着整体大环境的改变,这个“链接器”必须做出改变。
 
无论是新型美妆集合店还是传统零售店,都要在不断改变中前行。

本文转载自 360化妆品网公众号,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,谢谢

上一篇:严苛产品品质,这家冻干大厂把第三方检测的活也干了!
下一篇:“消失”的377,真能美白吗?

相关栏目
相关新闻